主刷全职。美剧倾心于POI。目前在妙警贼探和DW坑里爬不出来。国乒队全员都是心头好。
爱和希望永不褪色。愿能更好。
我爱你们。
emmmm高三狗 缘见呀

  无水不莲  

【肖戴】蜜豆布丁奶茶

对我就是自己想喝了。【理直气壮脸】

欠舒清太太 @清弥minuet 的全文。

新年快乐呀大家!

3200这字数——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呀!欠债3000。

上次的一块小甜饼的后续。【根本不甜好嘛】

OOC预警。如有不适,可私信戳我反馈。

 @兰庭远照 新年快乐!


肖时钦站在机场的出口处,看着一波波涌出的人潮。

 

几个小时前,他还在床上窝着的时候,接到学长的电话,电话里声音急切:“小事情你现在有没有事?没有吧?没有就好啊!麻烦你到机场接一下我妹妹戴妍琦!!!!”

 

肖时钦不是没有听说过学长疼爱妹妹如生命的传言,他犹豫了一下,应了下来,然后问学长:“这么重要的日子,学长你不自己去吗?”

 

说着换来对面的一阵干嚎:“不是我不想去啊——啊——我在赶——赶死线——啊——”

 

肖时钦把手机拿得离自己远了一些,以免魔音灌耳。他揉了揉眉间,把疲惫揉散开去。

 

他想了想,挂掉电话,叹了口气。

 

没多久,他的电话再次在他的裤兜中震动。他把电话捏在手里,想了想,还是接起了电话。

 

“啊啊啊,刚才忘记讲了!麻烦你在去的路上给她带一杯GM家的蜜豆布丁奶茶。叮嘱店员加椰果然后多放点牛奶!她就喜欢甜的热的!一定要烧热了再给她,最好用纸杯装。没有记错的话机场里是有一家的,最好在机场里买,这样的话给她的时候还是烫的!”

 

“好的我知道了,学长你还没告诉我航班号呢。”

 

学长如梦初醒,连忙告诉肖时钦航班号和预计到达时间。然后开始跟他描述起戴妍琦:“我妹妹超可爱的!身高大概到我的肩膀,中长发,平时会留双马尾,不会扎高,看起来就很温柔大方!平时不戴眼镜,显得年轻活泼可爱!长什么样啊?你看我就好了!我妹妹跟我特别像!对这就是上天的注定!这就是我妹妹!”

 

肖时钦不想流露出什么情绪,出声打断了他的话:“好的学长我知道了。能给我一个手机号方便联系吗?”

 

“手机号?绝对不行!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觊觎我妹妹!不行不行!要不你就站在出口的显眼位置,我让我妹妹去找你吧……小事情你今天穿的是啥?黑色的风衣吗?然后灰色的毛线衫对吧!见我妹妹的时候记得精神一点,不要败坏我在她心中的形象!啊不行……万一妍琦看上你了怎么办?哦不——”

 

他犹豫再三,终于轻轻地问出:“学长你这样真的不会被认为是痴汉吗?”

 

然后迅速地挂掉了电话。

 

感觉真棒啊……肖时钦在心里长出了一口气,给自己比了一个赞。

 

到达的时候,航班还没有落地,肖时钦掏出手机开始玩,随意地倚靠着隔离带,背朝着出口,挺拔的脊背微微拱起,显示出几分倦意。就在手机的即将因为电量过低而发出警报时,机场的广播及时地响起了提示音。

 

他按下锁屏键,盯着漆黑的手机屏幕看了看,想起了学长的交代,嘴角轻扬。他轻轻地拉了拉自己的风衣,又理了理自己的毛线衫,直到没有褶皱。

 

可是肖时钦没有看见他学长口中的可爱的女孩子。从提示音响起到人群出港,中间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距离。

 

眼前人来来去去,行色匆匆,如潮涨潮落。

 

穿着白色上衣,黑色裙子,她缓缓走来。周围的人全都静止,只有她在流动。那么慢,却划破身周的死寂。

 

肖时钦发现了她,她像破冰船,奋力拖着箱子而来。

 

在那一瞬间,肖时钦仿佛置身于春之花园,身周的钢筋水泥是湿漉漉的黑色树干。*

 

她是树干上的花瓣朵朵。

 

他听见冰层破裂的声音。

 

他听见花朵开放的声音。**

 

这时他才听见她和学长打电话的声音:“诶哥哥你没有来啊。好叭——”

 

他走上前去:“你是戴妍琦?”

 

戴妍琦偏头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会儿。

 

“是的呀。”

 

他仔细看了看面前的小姑娘。中长的头发松松地扎了一个低位的马尾,戴着黑色的眼镜,敛着眉顺着眼站在他面前,完全没有他学长口中飞扬跳脱的样子。他开始怀疑起他的学长。

 

“戴瑾学长今天在赶死线,走不开,嘱咐我来接你。”

 

戴妍琦一听就不高兴了:“跟他说了多少次了就是不听!死线放在最后赶迟早是要出问题的!气死我了!”

 

然后抬起头,讨好地看着肖时钦:“我哥有没有说把我带到哪里去?如果没有的话,麻烦你把我放到他公司好吗?啊啊对了,叫我小戴就好。”

 

肖时钦笑了,想要伸出手揉揉她的脑袋,然后又缩回手去。

 

“好。在此之前,要不要喝杯奶茶?学长说你喜欢GM家。”

 

肖时钦走上前去,微微倾身接过了戴妍琦手上的行李。

 

“好呀!”少女一听,眼睛就亮了起来,伸手就想拽住肖时钦的衣袖。仔细想想不太对劲,赶紧松了手。

 

机场里的GM离出口不太远。走两步就到了。肖时钦领了订好的蜜豆布丁奶茶,转手递给了戴妍琦。然后领着她向车上走去。

 

肖时钦熟练地替小姑娘打开车门,然后打开后备箱,把小姑娘的行李都仔细地塞好,回到驾驶座上坐好。戴妍琦早就乖巧地窝在副驾驶座上,掏出手机玩了起来。

 

肖时钦瞥了手机上摇摇晃晃的挂坠一眼,开口问:“小戴你是R中的?”

 

戴妍琦按灭了手机屏幕,抬头看他:“是啊!我是29届的。”

 

肖时钦笑笑,说:“算起来我还是你学长。我是25届的。戴瑾学长的直系学弟。”

 

戴妍琦开心得就差没长出个尾巴摇了:“咦那学长你是——黄金一代!石在转说个啥儿生灵咩夜雨神烦逢山鬼弃沾衣乱肥风城烟雨沐雨橙风***……学长你是哪个。诶等等,最后两个无视掉无视掉,报得太顺了嘛。”

 

“我是生灵灭。对了,为什么是黄金一代?”

 

“啊!生灵灭!学长我仰慕你好久了!等等——学长我特别喜欢你!——诶还不对——算了就这个意思吧……黄金一代啊——因为只有这一年有两个女孩子嘛……”戴妍琦的声音低下去,悄悄瞄着肖时钦。

 

肖时钦轻咳了两声,显得有些不自然,似乎是想起了被女王和女神支配的恐惧。他伸手按开了车载CD的开关。

 

不一会儿,到了办公楼楼下。

 

戴妍琦打开车门就想向外冲,然后又想到了什么似的,生生收住了脚步。走到肖时钦身边,抢过一部分自己的行李。然后蹬蹬蹬地窜到楼梯口,等着肖时钦。

 

肖时钦走到她身边,接过她手里的行李,带着她向上走去。

 

进门所见是一排一排的电脑,光线明亮,环境干净,但东西杂乱无章地摆放着,只有少数几个座位上是清清爽爽的样子。

 

戴妍琦仔细打量了面前的景象,有点失望:“女孩子那么少啊——”

 

肖时钦没有话说,安静的办公室里更显安静。

 

转角的第一间办公室是戴瑾的,外罩磨砂的玻璃,和整间房子的气质呼应。

 

戴妍琦推开房门进去,眼见一片鸡飞狗跳。方便面的盒子,外卖的盒子堆得到处都是,桌上的文件稿纸被翻得一团糟,还有纸巾落了一地,像是某种犬科动物幼体在里面玩耍了一通。电脑屏幕上光标闪动,保存的进度条缓缓地向前滑动。

 

电脑前面的人静静地趴着,脸上映着屏幕的幽幽光线,睫毛微微颤动,身体随着呼吸微微起伏。

 

戴妍琦看着,叹了口气,开始收拾起办公室来。清理掉外卖盒方便面的残躯,码好文件稿纸,分类放好,塞进桌面上的大文件夹里,清理掉满地的狼藉。她看着面前重新恢复的秩序,叹了一口气。

 

电脑上的进度条终于缓缓跳到100%时,她伸手摇醒了戴瑾。他揉了揉眼睛,甩甩头,看见面前的小姑娘,一脸狗腿:“妹妹你终于来啦!”

 

仔细看看戴妍琦脸色,他小声讲:“妹妹你别生气嘛。”

 

“别生气?”戴妍琦都要被气笑了,她抄起手边的一摞纸就想砸去,理智制止了她,“我跟你讲过几次不要赶死线你就是不听!什么东西都拖到最后做,那么赶很有意思哦?你说你吃了几天的方便面!桌上这么多东西你说你怎么会找得到!这办公室不归你用是吧?一地的纸巾,丢到垃圾桶里的功夫都没有?”

 

戴瑾几乎不敢讲话,只是小声分辩了一句:“垃圾桶太远了嘛。”

 

戴妍琦当即反驳:“垃圾桶远?那你去把垃圾桶拿近的工夫有没有?赶死线赶出的程序,连看它保存完没都熬不住?出错了怎么办?你又要重新来?”戴妍琦最终还是没有把一摞纸砸到戴瑾的脑袋上,只是把它摔在了桌子上。

 

“算了你别跟我说没有下次了,说了我也不会信的。”

 

吓得戴瑾求神拜佛般地发誓:“我发誓我再也不会这样干了!从此我不赶死线不私自加班,不早到不迟退!这样总可以了吧!哎哟我的好妹妹喔——”

 

眼看着戴妍琦的气消了大半,戴瑾连忙一通好哄。

 

肖时钦终于捡到了空档,出声说:“学长,小戴我已经帮你平安送达了。我先走了!拜拜!”

 

他看着戴瑾面上说不出的尴尬,倒也一阵出气,不枉他白白挣开被窝的怀抱奔赴机场。

 

他带上门,在门口往黄金一代的群里发了条消息:“戴老大的妹妹真可爱。=v=”

 







*:原句出自庞德《在地铁站》

 **:原句出自《香草山》

 ***:梗来自各地。平时和姬友聊天的日常就是黑学长。【喂你够了】

 


评论(2)
热度(18)
  1. 清弥minuet无水不莲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阿莲的生日礼物qwq超感动.《在地铁站》这首诗我也超级喜欢……人群中一现即隐的花瓣假若被恰巧捕捉...
© 无水不莲 | Powered by LOFTER